c4q04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劍卒過河 起點-第901章 逼近分享-ap6sd

劍卒過河
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
娄小乙却不管手底下的剑修的心痒难挠,就只顾和鼻涕虫交流,
“鼻涕兄,别那么抠抠嗖嗖的,把你这宝贝的功能也給师弟我展示一下嘛!尤其是如果有人往外传递消息时……”
鼻涕虫就叹了口气,“别叫我师兄!你是我师兄!把老子使唤的跟狗一样,除了給你架舟,还得帮你找奸细!
我告诉你怎么用……话说在飞舟功能上,我清微仙宗说第二,那是真没人敢说第一的,尤其是你们逍遥游,数十万年下来,逍遥是逍遥了,就是这本事一点不见长进!”
娄小乙意味深长,“逍遥,也是一种得到!你敢说和身心逍遥相比,你们清微仙宗的那些所得就更重要?”
鼻涕虫不屑一顾,“你说的那是上古修真时期!以现在修真界之复杂,是一回事么?你一只耳嘴上一套,心里一套,真想逍遥的话,借我飞舟去做什么呢?”
娄小乙嘴上可就从没认过输,“这说明你鼻涕虫就根本不懂逍遥的真意,为所欲为,舒发意气它也是一种逍遥!我想做,就去做了,这就是我的逍遥!你想做,你能做么?敢做么?”
在两人的斗嘴中,飞舟风驰电掣,载着一群不知目的为何的剑修……到了现在,每个人都意识到了不寻常,这肯定不是一次放松的旅行,因为气氛不对,虽然头儿一直不肯说实话,但修士的感觉却让他们心中有了预感!
“到目前为止,只有一个人向舟外发送过传信之物!还不错,百十个人中只有一个,这在一个门派势力中已经算是很难得了,比你们逍遥强,你们逍遥游就是个大筛子!当然,我们清微也强不到哪去!为什么你现在还不揭露他?”
娄小乙看向前方,“行程过半后我会告诉他们目的地!到那时恐怕还会有这样的密传消息者,不能打草惊蛇!”
鼻涕虫就很感兴趣,“耳朵,你打算怎么对付他们?是当众揭露?还是暗地清除?恕我直言,你这摇影就根本谈不上什么根基,所以,姑息养奸可不是你应该做的!”
娄小乙点头,他知道鼻涕虫的意思,上门大派可以容忍这样的人,因为它们的体量太大,高层力量才是核心,所以对在金丹层次的一些小爬虫可以不与理会,也永远清肃不干净,但摇影不同,有本质的区别!
掺沙子,是上门大势力的通行做法,他们有数十万年的历史,深耕之下,谁也不知道他们的隐密力量所在,盘根错节,牵扯甚广;所以别看佛门和剑脉八杆子打不着,但暗地里资助培养施恩控制一个剑修并不难!
他当时和车燮等人说如果要找朋友就一定要快,其实就是为了避免佛门可能的渗透,用时间来对消佛门的巨大影响力!
即使这样,招来的剑修中仍然存在佛门的奸细!
理论上,只有跟他一起参加天地棋盘的剑修才最可靠,因为去了那里的人几乎人人都把生死置之度外,但其实在这群人中,也是有可能存在佛门暗伏的棋子的!
天地棋局也是提前通知的,佛门如果想掺沙子,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去操作;这样的人不会太多,充其量也就一,二个,因为人多了的话,在天地棋局中和僧人的对垒中你杀还是不杀?杀,白掺沙子!不杀,就只能自己的僧人认输!
他必须找出这个可能的隐患,因为对现在的摇影来说,经不起一次失败,消息走露,被人围攻,就是大难!
所以,不透露目的地,就是要让剑修们焦虑,怀疑,在这样的状态下才会做出不理智的选择!
只暴露了一个,这绝不是全部!
“根除毒瘤,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!因为那意味着佛门会选择另外的培养毒瘤!和佛门的庞大人脉资源相比,摇影什么都不是!剑心并不能替代一切!总有极少数不能抵抗诱惑的,这一点上,上门彼此之间都做不到,就更别提旁门了!”
对于其它门派的奸细卧底,修真世界在积累了长期的经验后,最后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姑息养奸!这样的方式最起码能准确的捕捉到这些奸细的痕迹,不至于处于控制范围之外,还能在关键时刻通过他们传出假消息。
斗武焚天 探月
全拔起来既不现实也不聪明,因为你将不得不把精力放在防御对方没完没了的派遣拉拢上,劳心费神,效果还不好。
但是,
“上门这么做是因为他们有足够的高阶修士来掌控全局!你怎么做?摇影就一个毛真人,而且我看他也未必有这样的能力……”
重生之村姑有喜 飞雪吻美
娄小乙知道他的意思,好的方法不是任何人都能用的,上门大势力有这样的底蕴,他没有,所以姑息养奸对现在的摇影来说可能就是真的养了奸!
叹了口气,“试试吧!如果现在光明正大的下手,对这些剑修的心理会是一个打击!他们会开始怀疑周围的同伴,并对未来产生消极影响,新摇影成型的时间太短,不过才几十年,就根本没有传统可言,更谈不上信仰,如果我现在当众杀人警告,坏处要远远多于得益!”
这是很现实的麻烦,但娄小乙还有后着,所以他并不特别担心,如果未来在这群剑修中开始出现元婴,那才是彻底解决麻烦的时候。
巨星 之 名 器 爐 鼎
当飞舟行程过半时,娄小乙向剑修们宣布了他们的目的地,
“我知道大家性喜游历,数十年居于一陆就很憋屈,所以咱们这次就去耍个痛快!不是都喜欢赌-驴么?好,咱们就去上林谷赌-驴!”
娄小乙的解释并未出剑修们的意料,几乎所有人都猜到了他们的去处,不过只有当他真正说出来,才能进一步的放飞思绪。
斐沙就很猜测,“这肯定不是为了单纯的赌-驴,可能就是一个幌子,真正目的无非就是上林周边的七个小陆!展现力量,找出当时的凶手,不过,这么做是不是太招摇了?我就觉得还是显调查清楚,再雷霆一击来得比较好些……”